AY

榴莲味的九重葛(觉得同桌包榴莲糖的糖纸好像九重葛的花瓣,于是把它绑在课室外面走廊的九重葛上面,路过的人没有一个发现的)

小学的时候读四面楚歌,不知道为什么项羽听到楚歌就觉得楚被占领,初中的时候懂得了这个故事,这一次再读,竟然哭了出来。

很好的生日礼物啊!!!

        拍完大合照之后,大家就各回各家了。一个学年过去了,大家都很不舍,但是谁也没有流下眼泪,但是走出校门口的时候,他们的眼睛都湿了。我本来也不打算哭,是不打算,虽然我也舍不得,但是假期不是我们都期盼的吗?
        更重要的原因,可能我比谁都希望分开,从小到大,我没有找到过一个真的朋友,我一直想:等我到了另一个集体,可能就会找到了。于是抱着这样的期望,一直朝着被认为很好的地方努力,但是每一次都是徒劳。我似乎跟谁都能很好地相处,看起来也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,但是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是单数,我最害怕单数,那会给我一种不安全感,小学时,我在“三人组”里面;初中,我在五个人的“地下小团体中”,而每一次上课有双人活动,我总是里面被剩余的一个,和老师一起完成任务;集体旅行的时候别人都是两个女生坐一起聊天,我最终要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生坐巴士的同一排,还要担心半路上睡着会不会不小心把头挨到别人身上。
于是我又希望再换一个环境,再认识另外的人,可能就会凑成双数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很自私,我希望不断地分开,即使我没有特别好的朋友,别人也没有那么快找到,这样的话,双人活动时我就有可能找到一个搭档。
       

为什么看见别人小小的分离会感动哭,但是自己和身边的人分离却没有什么感觉,甚至有点感觉“走运了”😢😢😢

我似乎在拿着剧本生活

今天室友生日,打算早点回学校,正在候车室,等待发车,等待3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一边发呆,一边想起昨天……
昨天晚上,放学后的我尽管经历了三个多小时的颠簸,回到镇上已经很累了,但我告诉母亲我不回家吃饭了,一个人在到处溜达着,闻到什么街边小吃的香味就走过去,偷偷地享受着,因为我没钱。一个人在路灯下走着走着,看见前面也有一个背着书包的,他大概跟我一样吧,累了,想回家。还有两个搭着背走的男人,其中一个吸烟,我又在他们身后,捂着鼻子。突然,吸烟的人把烟往后一甩,幸好我灵敏地跳开。烟头上还有一点火星,就这样掉在地上。那两个男人继续若无其事地走,用一种我不认识地语言交流着,身后,掉在地上的烟火光还没灭,我想做点什么,但又没有做。也许这就是社会吧!